又有如黄河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

  

  观“太子贱转”有感!!今转赠于网通一区流彩第一贱:“Lǒve”

  Lǒve是网通一区“流彩”80+鬼王 现栖身于“顶级帅气”

  他每天每时不分时辰地点的..出入于天音.青云.流坡.死亡沼泽.等地........屠杀小号....

  他是不死之躯...因为只要人一多..或者有人反击...Lǒve立刻启动回程大法....其回程用的境界已经让人佩服了.....

  人常言,“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贱则无敌”

  今以Lǒve观之,信矣!

  Lǒve,鄂州人氏。

  其父心广志高,号称大唐皇室后裔,

  常以大唐帝王自居。

  虽乡人多称其疯子,

  然夏虫不可以语于冰,井蛙不可以语于海,

  小小燕雀岂能尽知鸿鹄之志哉?

  其母怀胎十八月,终产一男。

  此子鼻大目粗、脸肉横生,奇丑无比。

  其父年老方得一子,心如枯木逢春,又如溺水遇船,

  得以保祖宗之香火,续祖宗之血脉。

  故次日即为儿取名“Lǒve”,

  以诏告天下臣民,皇室后继有人!

  Lǒve之武艺师承吕布,

  虽勇猛不及其师,

  然三姓家奴之绝学早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  而后投西门庆门下,

  虽无潘安之貌,

  亦尽得西门独家之邪骨淫心。

  继而转拜相国秦桧为父,

  以卑微之出身得以权倾于天下。

  虽其人未出江湖,江湖却早有其名——

  为霸徐州而毒杀吕布,血洗刘家庄;

  强占金莲而手刃武松,虐打西门庆;

  取悦秦桧而烹杀岳飞,肢解韩世忠。

  一时之际,天地为之动容,风云为之变色。

  中原大地,但闻“Lǒve”名者,

  婴儿止啼,妇人失容,好汉羞颜。

  及秦桧失权落难之际,

  Lǒve迷途知返悬崖勒马,

  力争转作污点证人指控秦桧以保自身之清白。

  声色俱厉,痛斥秦桧陷害忠良之不仁不仪;

  义愤填膺,细数秦桧贪赃枉法之不忠不孝。

  传闻秦桧于受刑之时,仰天叹曰:

  “生儿当如Lǒve。古今之贱人,莫过于此!”

  Lǒve因此而流落江湖,栖身于帮派“顶级帅气”。

  其时Lǒve已有一絷友,名曰“泪霜”。

  此人强练盖世之神功,全身之经脉逆行而上,

  肛门进食而嘴巴出恭,

  因而口气甚浓,已达出口伤人之高超境界。

  两人臭味相投惺惺相惜,只恨相见之太迟。

  此二人之狼狈为奸,一时之间竟成美谈,

  世人皆曰“南有Lǒve,北有泪霜,皆为贱人之始祖”

  故二人取号“南帝北丐”,并肩驰骋于江湖。

  Lǒve,吕布之徒也,

  “贱客”之称号绝非浪得虚名。

  轻盈的步伐,淫邪的枪法,飘忽的跑位,

  因为肾亏而有点恍惚的眼神,

  还有那张用得得心应手、出神入化的无限回城符,

  这,都是Lǒve赖以成名之绝技。

  让人不禁想起了当日于长贩坡七进七出的白衣长枪少年。

  Lǒve人贱脑灵,

  虽有万人之气力,却不呈匹夫之蛮勇。

  敌进我退,敌退我进,

  进则偷袭落单之低级青云;

  退则回城徘徊于城门之内。

  叫嚣单挑有如睛天旱雷之轰烈;

  落慌回城则似秋风卷落叶般干净。

  纵有千军之众,面对如此之“贱客”,

  亦成老鼠拉龟之势,无从下手。

  靖康三年春,其父卒。

  Lǒve泪如泉涌,星夜赴家奔丧,

  谁言男儿有泪不轻弹?皆因未到伤心处!

  Lǒve以金莲之风骚,度其母之守寡,

  深恐其难耐空房之寂寞,不免于红杏出墙,

  继而败坏“顶级帅气”数百年之清誉。

  Lǒve越思越怒,提枪喝其母曰:

  “汝既爱我父,何不共赴黄泉!”

  言毕,挺戟直戳,

  其母未及惨叫,枪头已穿胸及背。

  可怜其母,是年七十有三……

  泪霜闻之,抚须叹曰:

  “真汉子也!”

  古人言物以类聚,然也!

  叹“顶级帅气”夜郎小邦,贱人辈出;

  悲哉!痛哉!

  每每念及于此,

  吾心撕肺裂,懊恼之感有如惊涛拍岸、冷风摧花。

  吾等观Lǒve,只若井蛙之仰雄鹰,可远望而不可触;

  吾等不才,未敢邀先生委身“顶级帅气”共图大事,

  只求先生宽宏大量、体恤民情,

  他日你我两军对垒之际,切勿频繁使用无限回城大法。

  如是而已……

  Lǒve高风亮节,

  既有武大郎之风骨,又兼得温庭筠之精髓。

  尤以“委琐”为长,先生面目之可憎,

  较之以二位前辈,先生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先生之丑,本已是前无古人之创举;

  其人之贱,亦恐属后无来者之伟业。

  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,人至Lǒve而方可称之为贱人!

  Lǒve之贱,

  非星星可以个数,非海水可以斗量。

  Lǒve之贱,

  贱得刻骨铭心,贱得入木三分,贱得余音绕梁三日不绝;

  贱得名副其实,贱得众望所归,贱得更胜“三个dai表”。

  Lǒve之贱,

  有如涛涛江水,绵绵不绝;

  又有如黄河泛滥,一发不可收拾;

  更有如旭日东升,一扫黎明前之黑暗,光照大地。

  吾卑微之躯,本不足道,

  幸与先生活在同一时代之中,存于同一天空之下,

  已是平生一大乐事;

  每日聆听邻里论说先生之贱事贱相,

  更觉与有荣焉。

  Lǒve之贱,

  浩浩乎如君临天下,渺渺乎如细雨润物,

  实为我辈学习之楷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