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剑光幽幽如梦舞尽千年残情

  

 陆雪琪,身背上古神剑,一身白衣胜雪,面若冰霜,眼若星辰,这样一个冷清孤傲的女子偏偏有一种男子所不及的坚韧执着,无论是少年时温厚平庸的张小凡,还是为碧瑶入魔道的青年鬼厉,这个少女从未改变心意,冷清的个性更使她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,终于遗憾的看那个少年转身而去。

  然而,让我欣赏她,不仅是她对感情的坚持,还有她于世而独立的性格,如空谷中幽兰一样暗夜绽放,如冰山上的雪莲一样纯净绝美。十年前大殿之上为救张小凡一命挺身而出,十年后为抗拒联姻同样走在大殿中央,手持神剑,高声说,我不愿。这样一个高傲的女子,同样是寂寞的,张小凡离去的十年间,她独自一人在山峰上舞剑化解心中的刻骨思念。

  十年后的重逢,那是我认为作者所描写的场景中最经典的一个,两个人在重重的瘴气阻隔下,并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情况下战斗,当两个人同时全力一击时,瘴气在这时被冲散,两个人的身影渐渐闪现,那一刻,彼此凝望,又同时偏手将手中的兵器错开,两个人在两股冲击力下在空中骤然相逢,又在冲击力下远远分开,措身的一霎那,两人回头,深深望入对方眼中,这就是十年以后两人的重逢,那时少年时光似水流年在刹那中涌出,又在刹那中平复,身属正邪两派的两人,无语问苍天。

  雪琪本是话语不多的人,静静的沉默仿佛她从未身在尘世中,然而,她心中的苦闷最终也只能化作一句话,那时这个看似冰冷的女子轻轻的对那个叫做鬼厉的男子说,你回来吧!所有的柔情思念都浸透在这四个字中,然而他们之间有太多的阻隔,正邪的对立,还有一个为张小凡而死去等待复活的女子碧瑶,所以,雪琪长剑一挥,在他们之间划出深深的裂痕,为她深爱的男子最后一次舞剑,如此凄美的剑舞,鲜血滴滴,如慕如诉,天地皆为之痛心。曾记得,明月夜,小竹峰,有人直把眉峰攒了千度。梦里的万般思量,今宵的百次回顾。天琊出鞘,在无边泪竹里的轻舞啊,争得寂寞几翦?坠入凡尘的仙子,为谁饮泣风露?苗疆的天水寨上,一度并肩而行。她的脸上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神采,对鬼厉吐露情怀,然后拔剑独舞--表白,只是为了,斩断情丝!痴绝,狂绝……曾经靠近的两颗心,到如今经过多少伤怀叹息,却隔了一道深痕。她亲手用剑刻下了这深痕,刻在世上,更刻在心上,一口殷红洒落的鲜血,便是明证。

  “你这又是何苦?”

  鬼厉的这句话,又何必再问?

  岁月如水,天下风云,唯人心不悔,那个有着冰冷表情的女子却有着一颗火热的心,那颗心全心全意的燃烧,像是要把她自己燃尽一样,在巫洞中,感觉到了鬼厉的存在,她拼尽全力的追逐而去,这样的一生,又会有多少的事,或人,值得你这般不顾一切呢?如果没有,或许是悲哀罢?如果有,那就不顾一切吧!

  不顾一切,这是人生中最美丽的冲动,因此,面对兽神的询问,她说我没有什么更大的心愿了,这句话深深震动了鬼厉,也深深震动了我们,这个女子真的不能获得幸福吗?也许能和鬼厉同生同死就是她最大的幸福,所以,我们看到,十年后,雪琪和鬼厉的手再一次紧紧相握,一如十年前雪琪和那个叫做张小凡的少年在黑暗中第一次握手一样,十年间,生死不再两茫茫。这一刻,就像一生一样悠长。

  在你绝望的时候,有没有人可以与你相伴? 即使无路可走,还有人不曾舍弃么?

  那眼光在瞬间仿佛穿过了光阴,忘却了这周围熊熊燃烧的火焰,看到了当初少年时,曾经的过往。黑暗深渊里的回忆,仿佛和今日一摸一样,像是重新回到了,那曾经天真的岁月。

  面对八荒火龙,雪琪将鬼厉挡在身后,没有畏惧,没有犹豫,奋力刺出一剑,那一剑,如悠远天边的吟唱,带着幽幽蓝光,从十年、百年、千年前一路传颂,直到今日,为了所爱的人,向前刺去。 这一刻,我又一次为了这个叫做雪琪的女子泪流满面,无论今后如何,这一刻,她是如此的幸福,那一剑的力道,就是一生一世。

  劫难过后,是满天繁星的月夜,在时光静谧的流转中,两人相拥,他们没有明天。

  没有明天的他们,淡淡的情感,心痛的纠缠,在血雨腥风中却弥足珍贵,修道成仙,飞升而去,放弃所有,难道这就是一生的追求吗?人的生命怎能如那十万大山一样永远矗立。千山万水中,谁能共度一生而无悔,田不易与苏如的同眠而去,伤心之余就是幸福,那是凡尘喧嚣万家灯火中最令人艳羡的一盏。

  不知道这个如冰雪一样的女子将何去何从,遗憾伤感可能大于完满,《诛仙》中,震撼源于鬼厉,而心动,心痛只为雪琪。